无望却坚守的爱情和执著而缜密的推理—《白夜行》

  • A+
所属分类:书评投稿

昨天忍着酸涩的眼睛看了《白夜行》,没看完,进行了近2/3,时间近夜里2:00钟。因为今天实在还有两件重要的事等着处理,我才忍痛割爱放下了书。下面 交代一下大概的背景及我看书的动机等等(需要说明的是我写札记的心情很复杂,亦如无昼的天空,虽然我明白这是短暂的阴郁)

《白夜行》东野圭吾著。东野圭吾作品中的无冕之王,被称为东野笔下“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白夜行即在白色的黑暗中行走,这是一个矛盾,但看过小说 就会明白其中的深意。 这个概念可以当做本书的序。“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是贯穿全文的思想主线。故事发生的背景在日本的大阪,以一个男孩(桐原亮司)的父亲的死为开 端,引发了一系列无法侦破的案件,而案件的周围总是漂浮着两个神秘的影子--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两个似乎毫无关联却又息息相关的灵魂人物,神秘,诡异 让人不得而知。故事的背景时间是电脑刚在日本兴起的前期后期,开始以一 个扑朔迷离的案情作为开端,似乎是以笹垣润三这个当年对案情颇为关注的警察为中心线索的,其实不然,作者似乎把每个故事都单独拿出来自成一派,每个中心都 有一个自己的主角。可以把每个故事作为第一线索;几个故事又会有一个中心人物与每个主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可以作为第二个线索;然后以一个侦探金枝以 调查的名义向读者首次揭示两个灵魂人物的种种不可思议,这是第三个线索;再后来以首末呼应的形式交代了笹垣润三,这个20多年来一直关注整个事件的关键角 色(此刻才明白他的重要作用),他以口述的形式让人真正抓住了故事的真实进展,这是第四个线索。故事交代到文章开篇的两个血案以最超乎人想象的最不可能的 两个人雪穗和亮司成为了最大的主谋-因为一个是自己的妈妈一个是自己的爸爸。而白天形如陌路的两个人,似乎不那么单纯。而夜晚--正在上演着什么触目惊心 的故事呢?写到这里,我的心也压抑到了嗓子入口处,似乎呼之欲出。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五个线索,对于主人公的评价我也不想说太多,因为现在很片面。我要了解到全 部,给出一个最最公平的评价。对于这部作品,我的感觉是--很触目惊心,也让我神伤!(当然作者别出心裁的构思技巧无疑征服了我)接触这部作品真正的原因 是一位文友,在校内上发表了自己的观后感,无独有偶他也是在一个晚上熬夜看完的。这部作品似乎很适合夜晚这样的环境观看,也许只有这样,心才会有少许放松 和释然。一部不平凡的作品本身就应该以不平凡的方式观摩,你说呢?

一个 晴朗的晚上,总算拜读完东野圭吾的大作《白夜行》。虽然抓住了故事的线索,然结局仍在我意料之外,但仔细想想也便释然。当故事变得越来越清晰时,我最关心 的竟不是故事的结局了。正如笹垣润三这个老警察一样,最后关心的是整件事情的真相而不是案件的进展。当了解了一切,身在其中的我们却因为这个“真相”无一 不为之动容。错在谁呢?生命的分量又有多重?一切爱恨情仇如翻滚的水在心中肆意汹涌着!故事的结局是桐原亮司用那把剪出漂亮剪纸的工具,且因此认识自己守护一生爱人的剪刀;用那把杀死自己亲生父亲,并因此远离故土生活在黑夜之中的凶器,于无 意中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于情不忍于理可容的结局。他的死只是一个期限的问题,能这样的离去我想他也应该是幸福的吧。该做的事做过了,该守护的人守住了,已 不用再担心当初那个无助的女孩没有能力照顾自己了吧。时间这个魔术手早已成功做到物是人非了。只是亮仍然是亮,由始至终活在黑暗里的雪穗的太阳。

唐泽雪穗的结局只留给读者一个背影,让人去猜、去想、去理解去同情这个曾经也有回忆的美丽女子。不着半点笔墨去揣摩。我想,很多时候作者的创作也是要被故 事的发展所牵引的吧,很多时候甚至基于无奈来让故事合情合理。因为我们不是造物主,这个世界有他自己的规则,我们逃不出规则之外。对于自己笔下的人物,即 便是无奈,也只能默哀吧。而唐泽雪穗无疑也是这样一个人物。为什么只有冷冷的面孔和决然的背影呢?我思索良久。她曾经说过,她已习惯了黑暗,没有享受过阳 光也便不去奢望了。因为有了黑夜里同样生起的太阳便走到哪里都是明亮。19年的岁月蹉跎改变的不只是容貌吧。夜空的太阳似乎陨落了,但是生与死真的那么重 要么?我想她的太阳应该早就已经定格在了漆黑的夜空中了吧,所以只有冷酷没有惊讶。为什么只有背影?这对黑暗中互相扶持的伴侣早已至生死于外。那因为阴暗 而明亮的面容不用看却早已熟悉,滴血的心早已经变成了心灵上层层回忆的伤痕。不如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因为 唐泽雪穗的表情是从来只有一个人可以洞察的。那个人如今已经陨落。

白夜行的主角只有两个一个暗线出场的桐原亮司,一个是引线出场的唐泽雪穗。如果整个故事是一锅鱼汤,无疑主角并不是看上去很出风头的鱼,而是毫无起色的汤 汁,只有真正吃的时候才能知道味道何在。造成整个悲剧的起源是成人自私的罪恶,为了满足己之私欲而任意践踏幼小的身体和心灵。现实是如此残酷,上帝光辉的 照耀下罪恶却如浴春风。如果在阳光下得不到最纯净的光明,于是栖身黑暗,宁愿卖身魔鬼,只要有了心中的阳光便可自由生存!为了躲避地狱的侵蚀,两个人是如 何走过19年习惯在罪恶中生存的呢?肮脏的过去如何能够回首?真相只有一个,功过是非任人评头论足吧!我只要行走在明亮地夜晚,安静的走下去。

如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