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读书笔记

  • A+
所属分类:书评投稿

第一次接触彭浩翔的作品既不是《买凶杀人》,也不是《志明与春娇》(后者根本没看进去),而是他的《爱的地下教育》。
朋友极力推荐,因为这本书有很多空格让她感觉新奇,所以从书架那端颠颠地跑过来展示给我看,就这样我们用了一个下午扫完了那本书,真怀念那些曾有过又逝去不再的时光,有人陪伴一起阅读、一起逛书店的美好时光。

如今再次遇见彭浩翔,阅读他的这本《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期待能暂时放空并闪回到那个美好的下午。这本书从装帧排版到纸质印刷中规中矩,书名红得很醒目,上方倒置的人像瞬间想到四个字“口无遮拦”,这也是我对作者印象中的其中一个。出版社的名字似乎是头一次见到,但“华文天下”倒颇为耳熟。

本书翻开最先看到的是作者简介,末尾介绍这本书是作者“自17岁起,二十多年来创作的短篇小说、散文、集文及信札之结集。”所以其内容有一部分是以前看过的,于是接下来我对这本书的阅读方式立即转换为随手翻,不按顺序阅读之。

序和前言,我有省略此项阅读的习惯,尤其是看到了“病态处女座十诫”。
翻到目录看了一下本书的大概章节内容,“可不可以不一定同床”、“零零碎碎地溢出版面”、“多数时候,性本善”、“在城市那酸疼的背上”以及后记“致某某与某某某”,典型的彭浩翔风格。

先轻翻看到“恋人碎语1”里那个做梦都想“升等”的情人,站在女人的角度观看她,觉得可笑又可怜。
“接难拒亦不易”写得是我极感兴趣的话题,也是社会日常生活中时常会遇到的。就说发传单这件事,也曾和朋友讨论过到底该不该接过来,朋友认为该 接,因为生活不易,我是认为不该接,可做的工作上上下下万万千,这样不环保又浪费人力资源的事就不应该助长,后来我们选择取个中,就是只接那些年纪很大的 老人传过来的单子。

顺着“接难拒亦不易”继续看下去,“鲜见白兰花”、“星期几”、“在减少浪费前必需的额外消费”等,都是我比较感兴趣的部分。相较他写的“爱情”,我更喜欢阅读他笔下那些无关爱情的主题。
因为那些爱情的小文里有的真就没那么好看了,比如“一辈子的温柔”,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都很无趣,完全可以留着作者自藏。
在文中我既没感受到季子所谓的“温柔”,也没感受到这“温柔”对翔有何情感触动,也许是因为我不是这个故事中爱与被爱的任何一方,所以我理解不了这种情感自嗨。

读完整本书,认清时光不可逆的现实,回忆就是回忆,无论多美好,也解救不了眼前。
同样的一篇文章如今再重读,也是无法感受到当年那样的心境,岁月果然不是白白度过的,毕竟我们的人生经历了太多太多这样那样的“小事”。

(文/疯猴勿杀)

如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