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春水》:永恒的波澜

  • A+
所属分类:好书推荐

思绪总归是时隐时现的,提笔落笔间,彳亍的点点时光里,在您的手边凝成了滴滴晶莹,润入纸扉,润开了一段段人生与思索的遐想。

   ——题记

  时隔近二十年,再次读起冰心奶奶的诗,不知怎的竟忘却了时间的流动,贪恋着在晨风里一遍遍翻读那些饱含真情、藏着故事的诗句,阳光跳过身侧的树梢,投下忽明忽暗的斑驳,我便随着这摇曳的韵律,渐渐走入了诗的海洋,一同走入的还有除去了牵绊的过往。《繁星·春水》:永恒的波澜

儿时的我贪玩,依赖老师的导语懵懵懂懂地读着些古文诗句,和其他多数的小城镇孩子一样,不知天广地阔的世界究竟为哪般模样,也不会去想那些所谓的忧愁,只是随着一个孩子的感觉度日,却单单对自然描写情有独钟。或许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年纪,冰心奶奶为每一位小读者种下一颗不平凡的种子,以孩子般纯净的思绪抓住每一瞬息的灵感,同万物对话,聆听内心的声音,讲述一位走过人生的世纪老人点点滴滴的感悟,让更多徘徊的心灵看到更为宽广的世界,隐约有了前行的方向。

重读冰心奶奶的诗句,那感觉依旧带着某种道不出的美妙,思绪细腻如羊脂,情感质朴似璞玉。论自由,她的诗句胜过碧天里无拘无束的风儿,同花儿逗闹,伴鸟儿飞翔,偶尔带着些许的情绪猛地掀起路人的衣角,也会像个胸怀大志的成人般沉稳地拂过大江南北、柳岸人家。论圣洁,她的诗句赛过高原冰山之巅的雪莲,呼吸着远离尘埃的空气,在一片皑皑白雪间绽放风采,为的是心中对未来的信心,对美的信念。论真切,她的诗句堪比阳光洒满的海面,起起伏伏的浪花时而顽皮,时而坚定,时而欲挽苍穹,时而只愿平平淡淡的宁静,永远是最真实的自己,吐露真情实感。

这位世纪老人写给读者们的诗,于字里行间透着灵性和爱,猛然间思绪变得开阔了,短短几句文字中读出了人间挚情,它无时无刻不在启迪着读者对已拥有之物的珍惜;随时分享属于家和故乡的味道;携起你我的手一起重拾细微之处被忽视的美好。

诗相较于其他文体,大概算是最为含蓄而跳跃的了,它不会直言家为何物,仅凭一句“但烦恼——忧愁,都在此中融化消灭”,全然道出了万般家的滋味;它不曾责备光阴的匆匆,只戏问“什么时候来赏雪呢?”却叹“来日罢,来日过去了”,轻诉而出那回不去的遗憾;它不去谈爱似地博、堪比海深,借一句“小麻雀!休飞进田垄里”,竟也俏皮得倍惹人爱。

孩子大多是喜欢听故事的吧,小小的心里盛满了对新奇世界的求知欲,而成人的我们就是他们最为信赖的画笔,为他们描绘着有苦有乐的故事,还有那故事里曾经来过的人们。不同年代的人读《繁星·春水》,所领略到的韵味各有所异,唯有那似繁星的熠熠希望与春水般轻缓温暖的感觉,是一代代人于诗中共同收获的礼物,是冰心奶奶为忙碌的我们收藏的一颗爱心,在迷茫时勿失希望,在辉煌时勿忘初心。

书的后文也讲到了冰心奶奶自己的故事,讲到她的童年和简单成长中几件记忆犹新的回忆。家中因父亲职务变动,一家人从福州到上海几经变动居所,最后定居北京,福州的时光并不算多,却是脑海中最为重要的片段。福州始终以故乡身份铭记于冰心奶奶的心中——

“故乡!

何堪遥望,

何时归去呢?

白发的祖父,

不在我们的园里了!”

一个人的路是要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但却永远是走在祖辈们的肩头,冰心奶奶不止一次回忆起祖父所讲的贫苦年代里,祖上打拼谋生的日子,忆起因不识字而受骗挨饿的难捱,忆起曾祖母放弃生命的悲痛。日子到了冰心奶奶这一代俨然好过了许多,在父母的关爱下得以拥有幸福的童年,如果说父母之爱是滋养心灵的清泉,那祖辈的历程便是心灵之根,无论走出多远,根在处便是心安之所系。

倘若可以忙里偷闲,陪伴孩子一同寻找诗中遗忘已久的时光,在这里没有繁文缛节的要求,简短的三两行,任你去发挥去回忆,同孩子去分享故里的沧桑与朦胧。

倘若生活的懊恼繁多,就让时间在清风卷起书页的时候凝固吧,以一个孩童的视角去呆望天空缓缓变换的云朵,是否还记得细数千变万化形状的一双小手呢?

倘若重燃了年轻时的憧憬,就让这份希望荡去一身的风尘,追随自我的本真,一句诗韵起落,滴入心湖,掀起永恒的波澜。

如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