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海长篇小说《中专时代》:刻骨铭心的纯真年代

  • A+
所属分类:好书推荐

文/ 高兵

作家张瑞海创作的这部长篇小说《中专时代》是京城我多年交往的好朋友推荐给我的。朋友的鼎力推荐,自己知道一定有朋友独到目光和不一样的理解,这本书一定是朋友阅读后有了震撼感觉,很少推荐书目的他推荐给我,想必一定有共同分享的用意,我非常敬佩朋友的学识渊博,更相信他的审美目光,在接到这本书以后,我利用周末的两天时间,一气呵成读完了这本书。张瑞海长篇小说《中专时代》:刻骨铭心的纯真年代

我折服于作家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专生活的刻骨铭心的记忆,驾轻就熟的为我们展示作家本人曾经渡过三年最美好的中专时光,塑造了那么多纯真无邪的人物形象,看完作家讲给我们的这个故事,很像是夏日里喝上一杯冰镇啤酒,感觉是那样的清新爽快。我想书中流露出来的这种纯真的情感,或许就是朋友想要告诉我,这种纯真和质朴是我们人生中最难得的品行之一。

关于描写学生时代的作品并不少见,多年前自己也阅读过大量中外作家撰写的学生时代的作品,那时候自己曾想到这些文字意义何在?那时候忙于工作,忙于事业的打拼,忙于家庭的和谐稳定,根本考虑不到这样的事情,即便想起曾经的学生时代,觉得上学期间的自己那才是“麻绳绑豆腐——没法提”,为学生时代自己的幼稚和顽皮感到羞愧。

到了今天,自己有了大段时间回味自己人生的时候,你突然的发现自己的学生时代,是人生中最让你留恋的时代,留恋的不仅仅是你的青春年少,更留恋的是你没有被社会所污染的质朴和纯真,就像作家张瑞海在他的《中专时代》里所表现得那样,淳朴、单纯、气血方刚,青春勃发,犹如喷薄欲出的太阳,我想作家想要表达给读者的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回味中专时代是对青春美好岁月的礼赞。

从历史的角度去看,不难发现人类在一切时间和地方都是十分相仿的,所以历史在这个特殊的方面并不能告诉我们以什么新奇的事情。历史的主要功用只在于给我们发现出人性中恒常的普遍的原则来,它指示出人类在各种环境和情节下是什么样的,并且供给我们以材料,使我们从事观察并熟悉人类动作和行为的有规则的动机。

作家在这部作品里刻画的不下三十多个不同类型的人物,从班委会的成员,到团支部的成员,以至于同宿舍的八位成员,还有自己的班主任老师龙风发,保卫处的严科长,以至学校团委的书记周深等等,这些人物我们不难发现在当下的学校里面是如此相似的,这些人不仅生活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也生活在今天,即便时代呈现出沧海桑田的变化,但是青春美好的学生时代,留存在历史的每一个过程之中,他们之间的巧合与相似,并不是偶然,这是亘古不变人性的传承,也正是这样我们在阅读时有了一种曾经相似的亲切感。

作家张瑞海就是中专时代的亲历者,1982年考入了沈阳铁路机械学校,三年的中专学习,成为了他迈向人生的第一步,书中的主人公姜正就是他的缩影,他用姜正整个中专时期,记述了他自己在学校期间无法忘却的学生生活,从热血青年,到逐渐开始了解人生,了解社会,了解人性中固有的那种善与恶,把这些人性中的表现穿插在不同的人物身上,但是,最终作家还是用他特有的善良,将所有曾经认为跟他过不去的那些人物,到最后多赋予了他们的良心发现,这足以见得作家骨子里的淳厚的质地。

假如这本书在三十年前毕业时候写出来,我想一定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理解深度,就像作家说的那样“小说《中专时代》初稿完成之后,我并没有急于出版,而是找作家老师看过,先后数易其稿。后来,我就把它当作一坛子酒,陈酿起来。”时隔三十年之后,不难发现学生时代的情感是率真的,好和坏评判的标准更多的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判定的,例如,同宿舍喜欢打小报告的同学徐画,经常不顾事实的跟老师打小报告,让同学们非常之反感,作家把这个人物也作了因果报应的处理,并没有像一般人想象中的同室操戈,用简单的拳头解恨,而是用他不争气的学习成绩,让他这种不光彩的行径得到报复,随后作家又将这个人物给予了修正,即使他有这样的性格缺陷,但是在整个班级里面他还是有自己的特点,例如他的摄影技术,乐意为同学做事的细节,把同学之间无隔夜仇的情感态度,体现了作家充满善意姿态。

对龙风发老师的性格特点的塑造也是这样,龙老师是经历了计划经济年代熏陶的知识分子,在他身上无不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他忽左忽右,对我们这些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非常理解他的性格特点,依然受到文化大革命的极左思潮的影响,同时也受师道尊严的传统影响,对于涉世不深的姜正来说,龙老师在管理学生方面表现出时而极左,时而偏右,让姜正实在无法适应这样老师的多变,看似他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隔阂,作家清楚地看到学生时期的观点和看法,有着它的局限性,当他们准备离开学校踏上社会的时候,突然理解老师的这些做法都是为了学生们好。毕业分手的那个时刻,姜正发自肺腑的那句话,证明了这一切。

在这部作品里同样涉及到了青春少年的青涩的爱,无论是姜正和孙娜丽在共同交往中产生的爱慕,还是姜正出于同情向艾春雪表达的那份爱心,以及姜正在高中期间曾经遭受打击的那份懵懂的感情,还有作品中杨岚和张晓亮相互间产生的爱恋,作家把这些青春萌动的青涩之爱,没有刻意的去渲染,然而随着三年的中专时期的相互交往,按照年轻人的生理与心理的正常表现,同学之间产生的情感,在这里就变得那样的纯净而甜美。

作家在这本书的后记上这样的写到:“时光荏苒,我从20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到现在步入‘知天命’的行列,一晃30年过去了。、时光的镜头再次推到30年前,1982年7月,我高中毕业,参加全国高考,很幸运成为了全村学生中的佼佼者,考上了沈阳铁路机械学校,成为了一名中专生。从此,我实现了那一代人梦寐以求的梦想:身份有农民变成了市民。……3年的中专生活,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时段。它是改变我人生命运的起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自幼酷爱文学的我,在校期间,心中时常荡起描写中专生活的冲动。后来,这个冲动愈加强烈,原因来自全国114万中专生这支庞大的不容忽视的队伍。”

作家自己认为创作这部作品是弥补在中专题材上作品的空缺。其实我更同意这部作品序中概括的那样,“作品把我们带回了纯情的学生时代——中专的学生时代。男生宿舍、女生宿舍、早自习、晚自习、集邮协会、文学小组,有过这样生活的人们立时回到那个青春洋溢的时间段。”这是一部回味最美好的学生时代的作品,无论是中学时代,还是中专时代,乃至大学时代,我们统称为学生时代,这是我们人生走过的一段让人难忘的历程,所有的学生时代都据有它特有的印记,但是那种淳朴、简单和热血沸腾是相近的。

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一个民族只有通过历史才能完全地意识到自己。于是,历史被认为是对人类的合理认识;历史对于人类尤如反省和联系的意识对于为理性所制约的个人,缺少了它,兽性便会表现出来。……在这种意义上,历史成了整个人类所共有的直接的自我意识,只有凭着历史,人类才成为一个整体,才成其为人类。这是历史的真正价值所在。”我认为作家创作这部作品的真实意义就在这里。

推荐书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