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游戏》:拾起质朴的童年旧时光

  • A+
所属分类:好书推荐

当我们说起童年的时候,我们在说些什么?

某一次“占房子”被邻家扎小麻花辫的女孩推着摔了一跤,摔破了膝盖;某一次折“摔炮”和“纸飞机”,不小心把语文课本撕了,课堂上找不到语文书,竟然还满心欢喜;某一个起风的秋夜,煤油灯火苗摇曳,墙上的手影一大一小,进行了一场老鹰捉小鸡的较量……是的,当我们说起童年的时候,那些曾经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过的游戏,占据了那段光阴最显眼的位置,它向我们追述当年的欢乐。难以想象,在上个世纪还没有网络化的乡村,那段闭塞的山水,如果缺了游戏,人们该如何消耗枯燥拖沓的漫漫长夜,或者无聊透顶的惶惶白昼。《乡间游戏》:拾起质朴的童年旧时光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古朴的乡村游戏被现代快捷而更加刺激的网络游戏取代,孩子们在虚拟的世界里一级又一级冲关,获得成就感,结交朋友,他们不再对貌似简单的面对面的需要整个身体与心灵动起来的游戏感兴趣,甚至觉得那些游戏老土而且可笑。发自于广大乡村的游戏的玩法,慢慢被人遗忘,同古朴的时代一起,一去不复返。

于是,“剃头匠”宋长征带着他的《乡间游戏》出现在大众视野时,一下子就抓住了读者的心。他们或陷于回忆之中,或带着憧憬,将过去时代的淡泊与宁静,手工劳动与团队合作的原始朴素,以及对都市生活尘土飞扬盲目忙碌的嘲笑等种种复杂情绪集中起来,冲开麻木的当下,恢复了一份质朴的诗意。单从这一点来说,《乡间游戏》的价值已经不菲。

全书分为五辑,从器物、启智、风俗、光阴到田园,项目详尽,内容详实,充分地展示了“游戏”二字的广泛性、休闲性。

比如,“器物”一辑,将打尺,摔方宝,打陀螺,丢手绢,捏泥人,做风筝等游戏一一说来,落脚点虽在器物,核心却离不开往事。这些游戏,既有独立玩耍的,也有团队合作的,全依赖于器物的完善。游戏中的器具经由他的描述,栩栩如生,当时的气味,声音,光影,历历在目。

“启智”一辑,强调描写游戏中对智力有所锻炼的部分。当下的儿童玩具中,有一种叫“益智玩具”,放到游戏中,亦属此类。“鸿蒙初开,我们从草木大地上醒来,从攀援到直立行走度过了漫长的光阴”,于是我们懂得珍惜每一料谷物,珍惜脚下每一寸土地……关于游戏中的智慧,实在是言之无尽的,这也正是游戏值得保存并且流传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在这个小辑里,其实,宋长征还隐约提示到了游戏的公平性,即对生命的尊重。“鞭春牛”的游戏,便昭示着一份本该永存的敬畏,让人想起昔日乡间可怖的传说:某家人捕蛇太多,最终一定死于蛇身,那些养甲鱼卖的农家人,多不得善终。大自然努力向人们展示一个真理,即天理昭昭,不会随意处罚谁,也不会轻易放过谁。

一个个的游戏娓娓而述,一幅幅的图画静静展现,时光流逝再久,人们遗忘再多,只要《乡间游戏》的图谱还在,要拾起旧时光,就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当人们跌落到旧时光里去的时候,游戏回归,大自然再次展开它朦胧而美丽的面目。质朴的文字将浮华的时代、躁动的灵魂洗净,悠闲与轻松把生命烘托得富含诗意。(王芳)

如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