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自己的名字》:余华的“另一条路”

  • A+
所属分类:书评投稿

十年磨一剑创作《第七天》后,余华鲜少有作品问世。今年1月,由他本人亲自编选的短篇小说集(珍藏版)《我没有自己的名字》出版,这是余华迄今为止最全的短篇小说珍藏版。

余华曾自谦称自己不够勤奋,整理编选《我没有自己的名字》这本书时,才发现写作30年,短篇仅创作了20多篇。他1983年开始写作,1986年写出短篇小说《十八岁出门远行》,一举成名。1987年,余华又写出短篇小说《西北风呼啸的中午》,继而在1989年又创作出短篇《鲜血梅花》,同年又写出《往事与刑罚》,这些叙述风格极具先锋气质的短篇小说,给当时的文坛带来一股新鲜空气,也奠定了余华小说创作的艺术风格和基调。1992年,余华在收获杂志发表了中篇小说《活着》,而两年后,他创作出短篇《我没有自己的名字》,这篇小说与《活着》的悲悯、小人物的辛酸一脉相承。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从一开始“叙述视点”或者说叙述的倾向就是讲一个“白痴”的故事。这决定了叙述的无条理和现代童话色彩。从表面看故事围绕“白痴”和一条狗的情节展开,并把这个情节最后推到高潮。而从深层看这个故事洋溢着很强的象征:现实生活的阴险和狡诈以及贪婪使一个“白痴”从不愿到最后甘愿放弃了自己的名姓——这就是对现实的对抗!而这种对抗那么软弱以致无奈。有评论认为,《我没有自己的名字》是余华最好的小说之一,虽只是个短篇小说,但无逊于他的三个长篇中的任何一个。

上海九久读书人总经理黄育海认为,读者通过阅读这本《我没有自己的名字》,可以感受到余华对命运的叩问、对人性的探究,对生命的无限怜悯和对现实的深沉思考。书中有些短篇,有手术刀一样冰冷的质感,锐利,一针见血,一剑封喉。在一种黑色幽默里,有洞穿世事的苍凉透出纸背,扑面而来。

余华说:“我发现自己的写作已经建立了现实经历之外的一条人生道路,它和我现实的人生之路同时出发,并肩而行,有时交叉到了一起,有时又天各一方。这些短篇小说所记录下来的,就是我的另一条人生之路。”

推荐书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