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潮》故乡的守望者

  • A+
所属分类:书评投稿

《荒潮》描写了发生在被科技浪潮侵蚀的硅屿上的一场垃圾产业冲突的“暴风雨”。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硅屿,国外资本巨头、岛上三大家族产业、来此务工的垃圾人,三股势力暗潮汹涌、相互逐力、爆发冲突,引发了一场波及到每个人的“暴风雨”,悲欢离合过后,一片狼藉。

一个有张力的故事不是通过场面的堆叠与塑造,而是通过人互相冲突缠绕融合的行动来展开。拥有自主意识的人,相争相斗、相激相荡,相依相靠、相汇相融,这种流动变化,从整体上来说,便构成了历史;从个人角度来说便构成了命运。

小说中,小米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悲剧,她的人生起起伏伏,跌跌荡荡,是无辜之人却受时代的浪潮冲击最终跌入命运的深渊。在垃圾之岛艰难的谋生、却被当作义肢佩戴的实验者、被当作迷信骗局的牺牲品、受着非人的屈辱、在绝境中因为偶然而意识觉醒,“变异”为小米1,能够用意识控制机械。小米0、小米1,两个版本共存于她孱弱的体内,一个善良单纯却无知自卑、一个洞悉一切却邪恶异类,最终在冲突的“暴风雨”中,她选择“毁灭自己”来毁灭已经变得不择手段的小米1。

陈开宗是波士顿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却无法用历史研究的零度视角来对待硅屿的人和事,因为硅屿是他的“故乡”,所以他代入了太多的自我情绪。他原本和斯科特站在“惠睿”的立场,却因为对“故乡”割舍不断的情感而背叛原来的立场,从他在施孤大会上救助被追捕的小米,到卷进垃圾人与硅屿人的冲突,最后在海上上演追击大战救出小米。他和小米“都是试图逃避自己身为异类的命运,却陷入了另一个更极端的一类身份”。

如果陈开宗是陈楸帆对故乡错综复杂情感的化身,那么斯科特无疑是陈楸帆的深刻思考理性的化身,带着犀利的眼神、嘲讽的语气批判着中国惯有的假大空虚与委蛇,中国人实用主义的泛神论,懒惰肤浅的思维方式

隐藏在斯科特身后的“SBT”与“款冬”,“SBT”是“荒潮财团”控股的义体科技公司,在遍地是现实增强装置的近未来,“SBT”是小说背景的最强体现,就像智能手机时代的开拓者—苹果公司;环保组织“款冬”在楔子中出现,在正文中却成为隐线,在结尾的现身预示着又一生态环境问题,也预示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硅屿三大家族的利益纠葛,在对硅屿道路的选择上的踌躇,还有移民国外的一批硅屿人不尽相同的命运;垃圾人李文搜集三大家族的进出帐记录,利用小米被凌辱事件掀起罢工,这一切背后是因为妹妹的失踪他以一己之力“复仇”追查到底来到硅屿……

小说以外力的入侵激发内部固有矛盾,以冲突表现各方观念与立场。冲突事件的爆发就像一个脉冲,时间上看似是一瞬,在频域却包含了所有频段,爆发的冲突事件同样包含各式各样的声音和观点,显现各方的态度,镜子般映射着人心的冷暖。

阅读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应以达成某种深沉的经验为目标。《荒潮》具有沉重的现实引力,它的深刻不在于对宇宙终极奥义的思考,而是洞悉人性后对人类苦难的一种悲悯,这种悲悯也许来自罗素所说“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

读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