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乐》:文字都在诗意的池塘里浸泡过

  • A+
所属分类:书评投稿

古里果的《人间乐》完全颠覆了古人对“人间乐”的定义。自古以来,乐还是不乐,都是以男人的感受来定的,这是男人的权利。古里果则要把这个权利从男人手里夺过来,所以她也要写部“人间乐”,女人的“人间乐”。

她写了一个从贤妻到名妓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转变既不是生存所迫,也不是道德沦落,而是她听从生命的召唤,去获取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而且这个女人身边的所有男人——她的丈夫、公公、仆人、朋友以及她未能相认的父亲,都在以各种方式来帮助她实现这一快乐。这个故事对男人来说的确是彻底的颠覆。但仔细阅读小说,就发现,作者决不是简单地将男人的快乐更换为女人的快乐。作者对所谓的人间乐根本不感兴趣,这或许才是最大的颠覆。

古里果有点像女性主义者。《人间乐》不是为女性主义提供弹药,而是女性天堂里的诗篇。读古里果的小说会有一种愉悦感,仿佛她的所有文字都是在诗意的池塘里浸泡过的。在这部小说里,不仅有诗意,而且有智慧。这证明了古里果在女性天堂里真正获得了思想的自由。古里果在小说中让女性对世界的感知自由表达,一切在女性主义那里被赋予了政治内涵的意象从政治的符码里解脱出来,获得了新的意义。

作者把一个女人的一生比作一幕大戏,她在正式讲述故事前先写了一段“幕起”。最值得关注的是这么一段对话:“你知道天地间什么最擅长……吞噬?”“大海。”“不,是女人的身体——就是你。”《人间乐》就是对女性身体的自省。女性的解放是从身体解放开始的,到了古里果这里,身体是精神的容器。

虽然《人间乐》的故事仍是由身体的欲念引起的,但我更感兴趣的是古里果是如何将身体挺立成“一根会思想的芦苇”的。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位美丽少妇、豪门小姐许凝脂放弃家庭,出走青楼,将自己修炼成为名妓暮雪。

故事很快溢出了正常轨道:夫妻俩合计着将凝脂推向名妓的归途。在这个过程中,凝脂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清醒的认识,她明白了身体不过是一具皮囊,这皮囊“领先大地山川、日月星辰、五谷杂粮而得以生长存在”,又“会以与‘生’相同的方式回馈给人间”。也就是说,由生而死,不过是物质在发生转变,“每天都有一块皮肉在向死而生中由生至死。”明白了这一点的凝脂已成为名妓暮雪,她没有了灵魂的约束:“既然终将成为任何一物,为何不能先爱万物。”(贺绍俊)

推荐书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